「火燒厝哦!」




隨著一陣轟隆隆作響後








阿公回去了








也結束繁瑣且日夜巔倒的日子

今天是3月2日,昨天是最後一次守夜靈並接續告別式的今天

長大懂事後的今天,我的親戚有如雨後春筍般的湧現…

到會場的200多人,有著排山倒海之勢,讓告別式好不熱鬧。

整個會場擺滿鮮花…瀰漫著淡淡花香;兩側懸掛各界送來的匾輓…(總統府、五院、宜蘭縣長,幾位鎮長、十多名鎮、縣民代表,里長…等)

看來似乎做足了面子;我哥和阿姨費盡心思,心力交瘁…

就是想讓老人家走的風光…





的確…今天是很風光的,至少在外人看來是這樣。
















而我有著極端的想法…

感覺這一切好諷刺,令人不齒…

『勞民傷財?』

又好像不能這麼說。




『生前一粒豆,卡贏死後呷豬頭』








這位 老先生。

他,在我未出生的時候,從事海產業…

在三十年前,每天至少可以賺近萬元;

那時候,他被稱為『百萬大富翁』

當時的幣值就不是那麼重要了。

他有五個小孩,兩男三女…

兩位男孩都在年紀很小時,就夭折和意外…

剩下三個女兒,其中最小的女兒,愛上一個不愛她只愛錢的人…

對方家中欠債上千萬,而小女兒不斷的動用家裡的錢幫他;
(她管帳…直到嫁出去還是不把帳給別人管)

小女兒也跟他爸發誓絕對沒有拿錢;如果有的話,她出去被車撞死!







這一番話,在她第三次發誓之後,就實現了…

她的男人也因此得利幾百萬的後續輔助金…





家中卻因『帳』的問題,也開始負債好幾百萬~

小女兒的離去,讓 老先生從此委靡不振…

不過,還好有二女兒,靠著聰明的生意頭腦,將海產業的生意開拓一條北上的路

她的應變能力,使得以冷凍海鮮的方式來開僻新的通路…

很快的,這個家捲土重來、百癈俱興,在地緣上仍具有一定的地位。

她也曾經予諾他的大兒子:
『如果生意繼續這麼好的話;等你十八歲,媽沒騙過你;
幫你買一台米漿!』(不懂米漿是什麼車,請自行查知識




二女兒很特別;但在感情方面,走的坎坷!

育有三個小孩,都是男孩,卻都不同父親…

大兒子的父親,和她離婚後,也拿了不少錢…



後來…和二兒子的父親,並未成婚,就懷了小孩,

也騙了她幾百萬,說要去花蓮種西瓜;後來也失敗了…



小兒子,是唯一有父親的一個,也是最好命的一個;最得人疼的一個

在二兒子的眼中,他們似乎才是一家人。



不過…



好景不常…



她在一次車禍中,過世了~



諷刺的是,她是為了抓姦…





辦完一連串的喪事;本應該是同甘共苦,一起為這個家打拼…

而小兒子的父親,硬是將海產業的生意全都拉走、自己做…

也拿了保險金、禮金之類的等等…100多萬離開。

這個家,只剩 老先生和他的老婆,和二女兒留下的大兒子、二兒子…






沒了…




這個家一無所有了…




這些人,在死後…一切昭然若揭。



而大女兒,嫁出去了…到現在,三代同堂,家庭合樂

卻也是苦過來的一家子。



身為一家之主的他,開始名淡薄利的生活…

這個家,乏人問津…

卻也不至於孑然一身;



在十幾年前,他患了輕微的糖尿病,開始長期的吃藥…

他一仍舊貫的吃喝之下;幾年來,病情也稍微加重了些!

但還不至於行動不便或是要注射胰島素…

這十年來,他歷經了糖尿病,胃出血,跌倒…

幾次住院…不見哪位親戚來探訪

好多年了,卻已成習慣。

直至他往生後,那群親戚才一一出現,踏進這十多年不曾熱絡的家。







故事是大概、走馬看花…



大女兒,是我阿姨…

小女兒,是我小阿姨…但我沒看過,因為我還沒出生。

二女兒,是我媽…也是十幾年前了。







這次,很突然的走了…

也讓我感到不可思議…

體現了人的生老病死、生死離別。

起初只是感冒…造成血糖不易控制,兩次看診血糖都逼近400

醫生都說不用住院,只需要吃藥控制及飲食方向要注意。

這時候,阿公已經異常的虛弱了;後來…他講不出話;就算講了,也聽不懂了。

不斷的用口喘氣…只能用極虛弱的眼神看著我…

那次…也是最後一次送到加護病房~

已經是危險期了,經過一天,醫生才說,是由潛伏性的尿道感染引發感冒的

造成血糖飆高、急性腎衰竭、敗血性休克(指在家中有休克過)



第二天,醫生說午夜是關鍵期,可能會緊急洗腎,會通知家人

並發現肺部有發炎的可能…

但是當晚並無洗腎。



第三天,醫生認為他漸漸好轉了;比較穩定,所以不洗腎…

但就算康復,也極有可能終身洗腎…而且只能躺床上。




第四天,醫生說,心跳很正常,脈膊、血壓都正常…還要觀察一下

但情況良好…而且那天探視的人,呼喊都有一點點反應,卻還是不能回應。

8點離開病房.

探視的人都很開心…阿公終於好轉了,可以好好睡一覺了。








9點多的時候,突然來的一通電話…

讓前往醫院的我們,在車上靜靜的都不說話…

因為護士說,阿公剩一半的心跳指數…


當我們進去看的時候…阿公不斷的在吐血水


只能依靠大量輸,和機器維持生命了…


我們不斷問醫生能不能急救…

但醫生說,急救完,並不樂觀,還會是一樣的情況…

過不了5分鐘,因為怕阿公撐不久;護士就要我們決定是否要留一口氣回家

還是直接在病房…

就這麼突然…我們要決定這事兒;我相信當時除了著急,再來就是空白了…




隨著救護車,把阿公送回家中…

此時已經很虛弱了…虛弱到你以為他沒了氣息.

很殘酷的是,我哥要自己把氣管剪斷…

我只能吞聲飲泣

而對每個親人來說,都是切膚之痛~


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ungWenqui 的頭像
SungWenqui

SungWenqui

SungWenqu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